快捷搜索:  锟斤拷锟    临汾  1111  翼城  临汾旅游  锟斤拷  

从婺源到绩溪的徽州游记

3月8日上午7点从市中心发车,经沪杭高速一路畅行,九点半后转入刚通车不久的杭徽高速,高速路上车辆稀少,放眼望去只有一、二辆汽车相伴而行。但不可思议的是如此高等级的道路竟然限速80码,以致只得放慢车速缓缓而行。担心不是多余的,在昱岭关将出浙江段时,罚款者恭候在收费口,一些车辆停靠在路边为国库和他人的奖金作贡献。暗自庆幸我等循规蹈矩的车辆顺利通过的同时,不免对如此限速用意心生疑窦。过了昱岭关就进入安徽境内,同样是80码的限速,12点30分到达屯溪,加上在嘉兴和龙岗两次停车休息总共耗时五个半小时。

    屯溪是黄山市的市府所在地,若要到黄山脚下还有70公里的山路。在此我为黄山作一次地名解说员:黄山有三个地理概念,一是黄山风景区,二是黄山风景区所在的区叫黄山区,三是黄山区所在的市叫黄山市,以后是否有可能将黄山市所在的省改称黄山省,那就要看黄山人民的努力了。在屯溪简单的吃了午饭后,驱车南下,经休宁过五城,进入江西境内后不久便到了本次出行的第一个景点:婺源县江湾,此时已是下午14点30分。

    江湾这个村落真可谓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祠堂是新建的,戏台是新建的,号称江湾最为宏伟的古建筑的一府六院竟然是一处残垣断壁的遗址。仅有的敦崇堂和三省堂没有一栋是完整的建筑。没有几栋拿得出手的老建筑供人参观,就把一栋沾过现代龙光的农村平房充作景点,如此“古”村落竟然还卖50元门票,列婺源所有古村落之首,简直是借龙手抢钱。好不容易找到一间称作滕家老屋的古民居,砌墙的青砖上留着清晰的滕字,据导游介绍,滕家本姓藤,迁此建屋时风水先生说对门家姓江,江中的水克藤中的草,建议改藤为滕,藤姓主人听从了建议,所以就留下了这些滕字砖。不料江克藤的预言最终应验,这间房屋也被江姓买下,神乎?天意乎?

    离开江湾,前往相隔不远的晓起,15点40分到达,晓起的古民居同样与想象差去甚远,只有继序堂大门的精致的砖雕消耗了一丁点内存。但是晓起的古樟树在婺源的古村落中却是独一无二的,走进晓起一片绿郁葱葱,空气中有一股樟木香,其中一颗千年古障枝繁叶茂,随行的女士们手拉着手须六七人方能围拢。漫步在村中的青石板路上,众多的商铺在卖号称是樟木制作的小圆凳,虽其价格不菲,但真假与否就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了。偶见一村民把浅碗口般粗的樟树残枝现锯现卖,我禁不起香气诱惑花两元钱买了两片。晓起的樟树之所以有如此规模,除了村民祖传的爱树意识,听导游介绍还与他们的村俗有关,晓起人一出生,其家人必种一株樟树伴其成长,女孩到了出嫁时就用这棵树的木材做嫁妆,男孩的树则伴其终身。据说村后有一条田间小路直达上晓起,我们由于时间关系就没有去,直接赶往李坑。

    16点45分来到了李坑,这才似乎感觉到有点“中国最美的乡村”的韵味,村口一条蜿蜒的溪水旁绽放着一片黄色的油菜花,漫步在花间的田埂上,都市的繁杂喧嚣顿时消失在这静谧的乡村田野。进得村来,只见山涧溪水潺潺进入小村后流淌过各家各户的门前,颇有点丽江四方街神韵。登上村后的一个小山坡,眼前尽显一片黛瓦粉墙,溪水融古宅、村舍倚翠坡,整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山水画。入村后拜访了大夫第,进门是一天井,可直接采光,天井四周的屋檐向内倾斜,这样天上的雨水就可引入自家的院内,故有“肥水不流外人田”之说。空荡荡的天井里,一口原本用于老宅灭火的大水缸内置一只小缸,扔一元硬币通过漫溢的大水缸进入小水缸,缸底散落着硬币,看来愿者上钩的还是大有人在。正厅很大,显出大夫第的气魄,导游介绍说二楼那天井的屋檐,是一个回廊似的楼阁,这是古时小姐偷窥求媒者的地方。老宅中春蔼堂内古色古香、雕龙描凤、工艺精美的太师椅还保存完好无损,老夫一时兴起坐上太师椅,端起水烟壶仿古人模样摆了个POSE,倒也煞有介事。出了春蔼堂来到了李知诚的鱼塘屋,其后院有棵八百年的紫薇树,树干已经镂空,但依然枝繁叶茂,导游用手轻挠树皮,全树的枝叶会像痒痒似地摆晃。树旁有一方水池,水源来自山间小溪,导游说朱熹赞美家乡婺源的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灵感就如同眼前的水池,暂且就信了吧。一簇簇荷包鲤鱼静静的潜在池中一偶,似一朵朵红红的水中花,忽而鱼儿悠悠摆动,一幅凝固的画活了起来,平添了几分灵气。17点45分离开了李坑,结束了徽州之行的第一天游程。晚上住在紫阳镇,晚餐后逛了一圈步行街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D2.

    3月9日上午7点20分离开宾馆前往思溪,7点50分到达思溪,村前一条溪流,溪的对岸,是一排粉壁黛瓦马头墙的古宅。墙面上灰白斑驳,很有些泼墨山水画的味道。在通往思溪村村口的河上有一座已经有五百多年历史的古朴的廊桥------通济桥,桥体方棱方角,上部有木椽青瓦结顶,廊内两侧设有桥栏靠凳。桥上的中间有一根六角形的石柱,上面镌刻着佛像,并有大清嘉庆三年的字样,回来查了资料,得知叫如来佛柱,是思溪水口的镇物。按风水的理论,思溪的西面山的高度不够,要在村的西南角,建塔或者修庙。思溪人在村口的门户上,安排一个镇物,说的是:“村里的灵气不要外泻,村外的邪气不要进来”。进了村先来到敬序堂。精美的雕梁画栋,由于文革的破四旧,被凿得惨不忍睹。然后来到在古民居中不多见的清代银库屋,银库的后堂到厨房的墙壁全是用厚大的青石块筑成,以防止窃贼挖凿。接着参观“承志堂”,其旁有一间“百寿花厅”,精美的木雕“百寿图”就雕刻在十扇隔扇门的锁腰板上,每扇门上面分别刻着8至12个形态不同的篆体寿字,一共96个,堪称木雕精品。

    8点55分离开思溪,开车十分钟就到了延村。进村后先来到余庆堂。徽派住宅的后天井一般都放置一口“镇宅缸”,主要用于防火。余庆堂后院的宅缸是用整块石头凿成,据导游说缸内的水能预测气候变化,即阴天水会浑浊,晴天则清澈透明。接着又来到了训经堂,此房有一扇关不拢的大门,两扇门板前后丛叠一条,据说以此激励后人刻苦读书,待将来步入仕途后,才能请工匠刨平使门可以关闭。村中还有一口道光甲午年的水井,破碎的井圈尽显沧桑本色,井边一条可爱的小白犬在调皮地玩耍,岁月在这里被凝固了,好像有无数先人的眼神穿透岁月而来,静静地俯视众生,一时间只觉得茫然无措,心生肃穆。延村还有一处穿堂入室景观,宅与宅之间有穿堂相连,穿堂上亦有檐宇相遮,下雨天串门入户而衣衫不湿。但总的来说延村老宅不大,散落在村中也很不成气候,如果不是与思溪捆绑在一起卖联票,不去也罢。

    9点40分离开延村10点整到达清华彩虹桥,彩虹桥号称中国最美的廊桥,电影“闪闪的红星”中的潘冬子运盐就是过的这座桥。桥边的石蹬步不错,有点意思,桥另一侧的乡村风光也很迷人。有道是图片永远没有眼见的真实;而眼见的永远没有图片美丽。自打电影“廊桥遗梦”上映,有多少人染上了廊桥情结,现实中的廊桥是景,影片中的廊桥是情,情景交融方才能产生莫名的美感,彩虹桥确实很美,但前面能否加个最字就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了。

    10点30分离开彩虹桥赶往下一个目的地,11点15分到达汪口村,其处于山水环抱之间,明净如练的河水在村前呈“U”形弯曲,形成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汪口的旅游宣传照拍摄的就是此处景象,但走在河边我却感受不到如此画面。在汪口我们就参观了一个景点“俞氏宗祠”,其坐落在河边,这座祠堂非常精致,以细腻的木雕工艺见长,梁枋、斗拱、檐椽处处巧琢雕饰,布满各种图案,人鱼鸟兽仿佛呼之欲出,山水花果无不形态逼真,真是一座名副其实的“雕刻艺术宝库”。我注意到祠堂门口的一对门当是用整块木料雕制而成,而别处祠堂老宅绝大多数是用石料凿成的,建造者是为了整体效果还是另有用意就不得而知了。11点45分结束了汪口的匆匆之行,赶往江湾镇午餐。

    午餐后12点40分驱车离开了散发着悠古之情的婺源前往安徽黟县,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伴着溪流前行,不时有片片金黄的油菜花掠过窗外,这真是美丽的风景在途中。告别婺源,也告别了婺源的红、绿、黑、白四色。红指荷包红鱼;绿指婺源;黑指龙尾砚;白指江湾雪梨。

    14点20分经过休宁县城,14点50分到达了西递。我曾于1999年来过西递,它那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对婺源的古建筑有点不以为然。在西递先后参观了瑞玉庭、桃李园、西园、履福堂、敬爱堂、大夫第等建筑。其中桃李园的构思彰显为人师表的艺术创意,楼上木雕扶栏板权作小姐相亲孔洞,供小姐偷偷观看来往家中的男青年,能否挑选到如意郎君。在西园内有一块最早的西递石碑。村中另一古宅为大夫第,一幢临街亭阁式建筑据导游说是旧时小姐择婿抛绣球所在。

    纵观西递古建筑,木雕砖雕石雕比比皆是,雕刻内容无不充满着美好的愿望,如雕刻雀、鹿、蜂、猴寓意主人家爵、禄、封、侯。经商之人想发财,做官之人想高升,读书之人想高中,有儿有女之人更希望子孙满堂……这么多的愿望,把个屋子塞的满满当当。徽州传统建筑还有一特点就是小窗。远望去白色的墙上只开了很小的窗。在徽商眼里,开小窗的意思就是聚财,同时徽商长期在外生意,家中只有老少妇女,所以开小窗就显得很安全。好些小窗设计成树叶的形状,寓意叶落归根,真是独具匠心。

    16点10分离开西递,16点30分赶到宏村,掠过南湖书院,就直接赶往承志堂,因为景区导游说,承志堂在土改时被收归国有一直至今,没有住户所以晚上没灯,要赶在天黑前参观完。承志堂有着美纶美奂的木雕。木雕的内容大体相同,不外乎鼓励子孙出商入仕,光耀门楣,或者是礼义孝廉等封建道德修养的内容,还有关于吉祥子孙的祈祷。人们把对于生活的向往凝固在那些精美的木雕之中。据导游说,文革期间村人为了保护木雕,曾经用黄泥覆盖了整个画面,在上面写上标语口号,可惜的是,虽然这些木雕在文革期间没有被损害,但在文革结束后,人们在清洗木雕之初,用小刀铲除黄泥,同时也损害了一些雕刻,后来改用清水冲洗,才使得这些精美的木雕基本保全下来。承志堂被誉为“民间故宫”,可见其在古民居中的地位不同一般。接下来印象较深的古民居还有树人堂,千篇一律的不说了,树人堂的天花板上描绘了众多图案,虽然历经岁月的磨砺,但彩色的花纹依然清晰可见。

    如果说西递以宅取胜,那么宏村则以水见长,站在宏村的一洼池塘边上,对岸一片高低错落的马头墙,浓浓的黑、灰灰的白,上了中国邮票图案的不就是它吗?众多画家画板上描绘的不正是它吗?不少人梦里萦绕着的不也是它吗?徽派建筑的精髓在这两个村得以充分地彰显。但是另一方面,西递宏村的票价也高得离谱,竟然要80元一张,看来徽商的后裔们是深得其祖宗的精髓。

    17点30分离开宏村去屯溪住宿,18点50分到达屯溪,晚饭后去老街逛了一个小时回宾馆休息。

D3.

    早上7点40分离开屯溪,8点20分到达位于黄山市徽州区北部的呈坎村,先看了村里几幢老宅,其中有幢叫燕翼堂的明代建筑,为三层楼建筑,倒也比较少见。另有一处老宅是村里的一家据说清代就开始经营的理发店,厅堂里的一把木制理发专用椅据导游说是一百多年前从德国进口的,坐上去一试,虽然摇摇晃晃,却还能升降转动自如。

    村前的溪河上有一座元代建造的“环秀桥”,是两条平行的石礅架起来的无拱平桥,上面还有一个木梁小亭。河对岸墙上有一块醒目的小石碑,上面刻着“公禁河鱼”四个字,据导游介绍为清代所刻,也就是说,为了保持古村落的自然环境,在清代村里就禁止在河里捕鱼。

    接着来到了号称“江南第一祠”罗东舒祠,该祠规模宏大、建筑精湛被誉为“国之瑰宝”,祠中的“彝伦攸叙”匾长6.5米,宽2.5米,有天下第一匾之称。宝纶阁是整个祠堂的精华部分,石栏板上饰有花草、几何图案浮雕。三道台阶扶栏的柱头上均饰以浮雕石狮。台阶上十根内凹成弧形的石柱屹立前沿,十几根圆柱立其后,架起纵横交错的月梁。横梁上各式各样的彩绘图案优美、色彩绚丽,众人手举相机仰头一阵狂拍。

    9点45分离开呈坎后前往歙县,10点05分到达棠樾。棠樾以七座牌坊声名远扬,但我对牌坊有一种隐隐的心理障碍,可能是受贞节牌坊先入为主的影响,看到牌坊就有一种凄凉哀怨的情愫。其实贞节牌坊只是牌坊中的一种。

    看完了牌坊群后来到旁边的两座祠堂,一座称为敦本堂,即男祠。另一座称为清懿堂,即女祠。据说这是全国唯一的女祠堂。原来,女祠清懿堂建于清代嘉庆年间,明清时鲍氏家族贞节烈女竟达到59人,她们为徽商的辉煌功绩作出了牺牲和贡献。为嘉奖这些贞烈的鲍氏妇女,破例为其建祠堂、立牌匾以流芳百世。不过这两座祠堂的规模小多了。

    10点整离开棠樾,11点15分到达歙县县城参观许国石坊,许国石坊与别处的牌坊皆不同,它是四坊架连,八脚并立,俗称“八脚牌坊”,立在城中颇有点气势,但说是“东方的凯旋门”则又有些夸大其词。这次一路走来,对景点的赞誉之词不绝于耳,“中国最美的……”、“江南第一……”、“东方……”、“……艺术宝库”,然后就等着游客掏钱吧。

    11点45分离开歙县赶往绩溪县城吃午饭,13点启程13点20分到达龙川。龙川胡氏宗祠享有“木雕艺术博物馆”的美誉。其正厅两侧和上首的花雕更是别具一格。两侧各十扇落地窗门上镌刻着以荷花为主体的图案,花形千姿百态,有的含苞待放、菡菡初绽;有的亭亭玉立,随风招展,有的平铺水面,舒展如画,无一雷同。花中有物,物中有景。把整个荷花群描绘得生动逼真,妙趣横生。如此众多的荷花孕育着和谐社会的美好理想,是古人的先知先卜抑或是后人的灵感相同,使得普天下一片和谐之声。

    从龙川出来正好是14点整,14点50分在绩溪上高速,15点30分过昱岭关,同样在龙岗和嘉兴停车休息两次,17点30分到达莘庄,回到了离别三天的上海。

    三天的游程结束了,三天跑了十三个景点,看着清一色的徽派古民居,自然而然产生了审美疲劳,故而匆匆赶写游记并为照片题名以抓住日渐模糊的记忆。

    就在本游记完稿之时,偶见一篇文章,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有代表提交了一份议案,名为:“关于恢复徽州一府六县建制成立徽州地级市的提案”。此提案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人文角度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谁愿意把两个“伟人故居”的金娃娃拱手奉还,更何况徽州人连自家老祖宗的姓氏都给改了却还要把送出去的孩子改成祖宗的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